調查研究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審判研究 > 調查研究

審判研究2017年第6期 公司法適用研究(蔣必果)
發布日期:2017-11-04

審判研究2017年第6期

公司法適用研究

——有限責任公司瑕疵股權轉讓的法律問題研究

 

蔣必果

 

論文摘要:

本文分爲四個部分,以有限責任公司作爲研究基礎,從瑕疵股權形成的原因到最終瑕疵股權受讓人的撤銷權研究,層層遞進。以期爲瑕疵股權轉讓的相關法律問題解決提供理論基礎。

第一部分,瑕疵股權轉讓的理論基礎。將本文研究的瑕疵股權轉讓規定在一定範圍內,以便後文對由此引發的法律問題更有效的解決。

第二部分,首先從瑕疵股權轉讓出讓人是否具有股東資格進行研究,其次在作出肯定回答後對瑕疵出資股東的權利受到哪些限制作了分析。

第三部分,重點分析瑕疵股權轉讓合同的效力問題。從理論界的學說和司法實務界的審判案例入手,對每種觀點作了詳細分析並進行總結。從瑕疵股權轉讓當事人行爲效力認定和法律效力認定兩方面討論我國法律對此問題存有不足之處,並對國外相關法律規定進行借鑒。

第四部分,對瑕疵股權轉讓受讓人的撤銷權展開討論。一方面分析了撤銷權形成的原因,另一方面具體研究了瑕疵股權受讓人的撤銷權與一般《合同法》規定撤銷權有何區別,根據即將出台的司法解釋意見稿針對撤銷權的規定做出分析與展望。

 

以下正文:

一、有限責任公司瑕疵股權轉讓的理論基礎

(一)瑕疵股權轉讓的一般理論

1.疵股權的界定

对于瑕疵股權的界定,目前我国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以下简称《公司法》)以及相关司法解释均未作出明确的概念。虽然学界针对瑕疵股权法律问题进行了探讨,产生了诸多观点,但是并没有形成统一的定义。

筆者認爲,瑕疵股權是相對于無瑕疵股權但未完全滿足《公司法》對于股權實質要件或形式要件的相關法律規定從而存在的一種股權形式。而瑕疵股權的狹義界定是指出資人違反出資義務在出資時存在不符合法律規定的情況導致股權存在瑕疵,比如抽逃出資、虛假出資、出資不實等。筆者在本文主要從狹義界定的角度進行分析,也就是以瑕疵股權實質要件爲切入點,探討由于瑕疵出資行爲違反出資義務導致瑕疵股權産生,並延伸出三個問題即瑕疵股權轉讓合同的效力問題;瑕疵股權責任人所承擔的責任問題;權利的救濟問題。目的解決理論界與實務界存在的爭議,是值得研究的。瑕疵股權的形式要件問題在實踐中比較容易解決,但是缺少實質要件的出資瑕疵形成的股權如抽逃出資、虛假出資、出資不實,在實踐中常有發生並且解決存有爭議,因此本文主要研究因出資瑕疵而産生的瑕疵股權。

2.瑕疵股權轉讓的範圍界定

股權轉讓是《公司法》賦予公司股東的一項重要權利,股權轉讓是股權取得的方式之一,具有不可分割的整體性並受法律的制約。但是瑕疵股權作爲一種不完整的股權形式,在股權轉讓過程中肯定存在特殊之處。

首先,我國公司設立的類型不僅要根據自身的條件進行選擇,還必須符合法律有關規定。常見典型的公司種類主要是有限責任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我國《公司法》對此也有明確規定。此外,一人公司和國有獨資公司是有限責任公司裏比較特殊的兩類公司,本文不予研究。因此本文研究的正是發生在有限責任公司的瑕疵股權轉讓問題。

其次,我國《公司法》規定了兩種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權轉讓,分別是內部轉讓和外部轉讓,區別在于內部轉讓是公司股東之間的轉讓,外部轉讓是公司股東與公司以外的第三人之間進行的轉讓。本文是在《公司法》第七十二條第一款規定下研究探討有限責任公司瑕疵股權轉讓的效力及瑕疵股權轉讓後出資瑕疵責任的承擔等問題。

最後,法定股權轉讓形式具有特殊性,因此本文研究探討的瑕疵股權轉讓範圍是采取合同形式的股權轉讓。

(二)瑕疵出資行爲的具體形式

瑕疵出資的方式多種多樣,可以根據不同標准分成不同的理論,比如根據出資人主觀心態的不同,可以分爲故意欺詐的瑕疵出資和資産發生變化導致的瑕疵出資;根據對公司承擔責任的不同,可以分爲違約責任的瑕疵出資和侵權責任的瑕疵出資;根據出資人的行爲方式不同,可以分爲抽逃出資、虛假出資、出資不實、不能出資四種表現形式。

理論界對瑕疵出資行爲的表現形式也有不同的標准,筆者側重分析因實質要件的缺失即瑕疵出資行爲造成的瑕疵股權,對瑕疵出資的原因和方式進行研究,並引發瑕疵股權轉讓問題,將本文研究的瑕疵股權轉讓問題規定在有限責任公司與相對人以合同方式進行轉讓的範圍內,並且瑕疵股權轉讓的出讓人實質上是因瑕疵出資行爲導致股權存在瑕疵的第一手行爲人。

二、瑕疵股權的可轉讓性分析

(一)瑕疵出資股東的資格

筆者認爲,股東實際出資並不是股東資格取得的必要條件。股東資格的取得並不是一定按照足額履行出資義務而實現的,只要股東名冊有記載或工商登記部門予以登記,股東就取得股東資格。根據商事外觀主義原則,瑕疵出資的股東並不因出資瑕疵行爲喪失股東資格。

當瑕疵出資的股東具有股東資格時,就能追究股東瑕疵出資責任,如果瑕疵出資股東沒有股東資格,那麽權利與義務將不平衡,不符合法理也有悖《公司法》立法目的。所以,瑕疵出資的股東應當具備股東資格,無論是理論界還是實務界都不應該否認瑕疵出資股東的股東資格。筆者認爲可以從三個方面說明瑕疵出資股東具有股東資格的必要性。

第一,從《公司法》相關立法准則來看,《公司法》屬于商法領域是商事立法。商事立法原則的特點在于有較高的效率性和技術性,效率性要求主要體現在商事外觀主義原則上,商事外觀主義原則要求對公司既有的法律關系不得因爲不必要的原因而發生改變,所以瑕疵出資股東具有股東資格是商事立法原則決定的。

第二,認定瑕疵出資股東具有股東資格可以更好的維護各方當事人的利益。瑕疵出資行爲的本質是對出資義務的不完全履行,這樣的行爲實際上侵害了公司、其它股東以及債權人的利益。

第三,《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十九條規定“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受讓人對此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公司請求該股東履行出資義務、受讓人對此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當予以支持。”這一條既體現出瑕疵出資股東是具有股東資格的,也是對瑕疵股權可轉讓性的明確規定。

(二)瑕疵出資股東權利的行使

股東權利實際是公司給予股東的各種權益或賦予股東的權利,具體是指股東因爲具有股東資格而享有獲得公司經濟利益並能參與公司管理的權利。股東權利是集財産權與管理權兩種權利于一體的綜合性獨立的權利形態。

按照最基本的股東權利的內容劃分,可以分爲自益權和共益權。自益權是指股東以自己的利益爲目的而行使的權利,如請求分紅的權利,請求分配剩余財産的權利,這類權利無需其它股東的參與即可行使。共益權是指股東參與公司經營管理有利于公司發展的權利,如表決權,查閱權,這類權利需要其它股東進行配合。自益權體現了股東的財産性請求權,共益權則體現股東權利的身份性和支配性。

所以按期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自然享有並可以自由行使股東權利。對于瑕疵出資的股東來說,其權利的行使會因爲出資有瑕疵而不能完整實現。

三、有限責任公司瑕疵股權轉讓的效力形態

(一)瑕疵股權轉讓效力的學說考察及評析

1.絕對有效說

該學說是建立在股東資格取得的形式要件基礎上而言的,認爲股東出資並不當然引起股東資格的取得。從形式要件上看來,股東名冊、公司章程、工商登記等文件是確定股東資格的標准,只要瑕疵出資人的名字記載在上述文件內,就認定出資人取得股東資格,雖然出資人的出資行爲存在瑕疵,但是並不阻礙出資人股權資格的取得和權利的行使。因此,瑕疵出資股東可以自由的轉讓瑕疵股權,轉讓合同當然認爲有效。

筆者不贊同此觀點,認爲該學說過度依賴商事法律規範原則,否定了瑕疵股權轉讓各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對股權轉讓合同産生的影響,不利于對瑕疵股權善意受讓人的保護。一味的強調商事原則優先,沒有考慮民事法律規範的公平正義原則。

2.絕對無效說

絕對無效說是建立在股东资格取得的实质要件基础上而言的,过于着重实质要件故将出资人是否完全履行出资义务作为确定其能否享有股东资格的标准,如果出资人未完全出资,则不具备股东资格,也不享有股权,其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自然是无效的。

笔者不赞同观点,认为絕對無效說这一观点仅仅在以前的司法实践中得到认可并广泛运用,该学说在时代发展的今天已经成为历史长河里对于曾经瑕疵股权转让合同效力问题的旧看法。当然,从股权取得形式要件角度、商法基本原则角度均可以对絕對無效說的不合理性进行解释,在此不做过多赘述。

3.折中說

該學說認爲,要根據公司所規定的資本制度來判斷瑕疵股權轉讓合同是否有效。

笔者认为,该学说较前两种学说而言存在一定进步性,但是该观点认为实缴资本制的公司,完全履行出资义务仍然是股东资格取得以及瑕疵股权转让合同有效的前提,这与絕對無效說的逻辑思维基本一致。鉴于我国现行的《公司法》规定认缴资本制,折中說在这一点上与当前法律不符。故笔者表示不赞同此观点。

4.可撤銷說

可撤銷說认为,瑕疵出资股东具有股东资格,瑕疵出资产生的瑕疵股权本身在转让过程中也不会影响转让合同的有效性。

笔者认为可撤銷說比较合理,对此观点保持赞同。可以看出,可撤銷說更尊重商事交易主体之间的真实意思表示,在商事交易活动中双方当事人要坚持公平、诚信原则,对有关交易的信息必须要如实掌握,这样才能有助于双方当事人安全、高效的完成交易,然而欺诈行为是阻碍合同有效性的元凶之一,在瑕疵股权转让合同中,受欺诈一方会因虚假信息作出错误的判断,结果很可能会损害的合法权益。针对此种情况,可撤銷說认为需要用《合同法》来保护受欺诈方的自身权益,因此瑕疵股权转让合同的效力也要依据具体情况而定,也符合《合同法》相关立法原则和立法精神。在司法实践中,一些法院的裁判也是支持可撤銷說的,如上海市卢湾区人民法院审理倪某诉金某股权转让合同纠纷案[1]、上海寶山區人民法院審理鍾某某訴譚某股權轉讓糾紛案[2]、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廣州石油公司與松原、惠民等公司借款合同糾紛案[3],均認爲瑕疵股權轉讓合同是可撤銷的。

但是笔者发现可撤銷說也有美中不足的地方,具体而言可撤銷說立足《合同法》的角度以民法思维看待瑕疵股权转让问题,忽略了商法商事公示、外观主义的效力,而且将瑕疵股权转让责任人规定在出让人与受让人范围,对其他利害关系人如公司债权人的保护研究较缺乏,有进一步细化的可能。不过尽管如此,可撤銷說还是目前解决瑕疵股权转让合同效力问题的最好方法。

(二)瑕疵股權轉讓的效力認定

1.意思表示對瑕疵股權轉讓效力的影響

瑕疵出资股东具有股东资格是毋容置疑的,除非受到公司除权程序影响,瑕疵出资股东与正常股东都享有股权转让权。在经过前文对理论界与实务界不同学说的研究后,笔者支持可撤銷說,因此研究在转让过程中双方当事人的意思表示是认定瑕疵股权转让效力的关键。

2.有償轉讓與無償轉讓對瑕疵股權轉讓效力的影響

在某些情形下,瑕疵股權轉讓的股權受讓人可能並不一定知道該股權存有瑕疵,但是受讓人在股權轉讓過程中並沒有支付合理對價(明顯不合理的低價)或者根本沒有支付對價,在這種情況下瑕疵股權轉讓合同的效力如何呢?筆者認爲:上述理論混淆了沒有支付合理對價(明顯不合理的低價)、根本沒有支付對價與無償轉讓的概念,將不合理支付對價或完全無支付對價歸類爲無償轉讓是錯誤的。所謂無償轉讓是不以獲利爲目的,把自己的物品、合法權益或權利轉讓給他人的行爲。從出讓人主觀上來說,沒有等價交換的價值觀念,只是不需要獲取利益就使受讓人獲得某些權利。當只有一種情形即瑕疵股權出讓人明確表示無償轉讓或贈與時,合同才具有贈與合同的性質,可以適用贈與合同的有關規定。實踐中也有此案例,如在四蓮公司與觀盛公司、松外松公司買賣合同糾紛案中,法院認爲,觀盛公司受讓的松外松公司股權系無償取得,至于其是否知道股權存在瑕疵在所不問,故該瑕疵股權轉讓合同應爲有效。[4]

(三)瑕疵股權轉讓效力的法律認定

1.我國《公司法》及相關法律尚存在的不足

對于有限公司瑕疵股權轉讓,我國2013年最新頒布的《公司法》及其相關司法解釋對瑕疵出資應承擔的法律責任、虛假出資與抽逃出資應承擔的行政責任、驗資不實與公司登記機關的違規登記責任等,有所明確規定。但是縱觀我國公司法全文,關于瑕疵股權轉讓的法律效力問題沒有明確的規定。從2005年修改《公司法》後,我國對公司法律規範進行了三次司法解釋,前兩次司法解釋均沒有涉及到瑕疵股權轉讓效力的問題,在《公司法司法解釋(三)》中第十九條對瑕疵股權轉讓後受讓人與出讓人責任承擔有了明確規定,最大限度保護公司債權人的利益,防止公司股東因瑕疵出資而致公司債權人處于不利地位。[5]即“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即轉讓股權,受讓人對此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公司請求該股東履行出資義務、受讓人對此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公司債權人依照本規定第十三條第二款向該股東提起訴訟,同時請求前述受讓人對此承擔連帶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但是第十九條並沒有明確瑕疵股權轉讓的法律效力究竟如何,有學者認爲,該法條規定了受讓人和出讓人的連帶責任,可以推定法條的前提是承認瑕疵股權轉讓有效。對此筆者認爲,從法理來說法律責任是一種法律後果,第十九條承認法律責任並非當然以合同有效爲前提條件。

2.瑕疵股權轉讓效力的司法實踐案例評析

本文在第三章“有限責任公司瑕疵股權轉讓的效力形態”中提到我國實務界對瑕疵股權轉讓合同通常有不同的認定判例,在此節詳細分析。在查閱股權轉讓糾紛案例判決書後發現,多數法院將瑕疵股權轉讓合同認定爲有效。比如,北京千禧康醫藥科技開發有限公司與金安保險經紀有限公司股權轉讓糾紛案中,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認爲:“雙方當事人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書》是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未違反法律、法規禁止性規定,合法有效,雙方均應當按照協議約定全面履行合同義務。即使千禧康公司在康聯公司出資確有不實,與股權轉讓亦分屬不同的法律關系,兩者的權利義務主體及內容均不同,金安公司接受轉讓的股權之後,以千禧公司在康聯公司出資不實爲由,拒付股權轉讓款,並提出兩者直接相抵,既不符合協議約定,也缺乏法律依據。”[6]再比如,在胡某與李某等股權轉讓糾紛上訴案中,浙江省湖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爲:“該《股權轉讓協議書》是公司與三名股東及受讓人胡某的真實意思表示,應受法律保護。至于三名股東是否存在抽逃注冊資金或公司提供虛假財會報告等行爲不足以構成《股權轉讓協議書》所約定的解除事項,且在實際履行過程中也未發生法定解除事由,因此,雙方當事人均不得擅自解除協議。”[7]除此之外,上海市楊浦區人民法院審理的原告李某訴被告陳某、被告陳某某股權轉讓糾紛案;[8]江蘇省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的陳忠、紹興遠東石化有限公司執行複議一案;[9]廣西壯族自治區南甯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的覃理與周聖淦、羅笑笑股權轉讓合同糾紛案等案件,[10]法院均將瑕疵股權轉讓合同認定爲有效。由此看來,認定瑕疵股權轉讓合同爲有效合同在全國各地法院審判時普遍適用。

筆者歸納總結上述法院對瑕疵股權轉讓合同認定有效的理由有兩個方面:

第一,嚴格按照我國《公司法》法律規定。部分法院對瑕疵股權轉讓合同的效力認定問題是以出資瑕疵股東資格取得和瑕疵股權可轉讓性爲前提,認定瑕疵出資股東具有股東資格,瑕疵股權仍然具有可轉讓性。如上海市徐彙區人民法院在張某訴須某某案中對該涉案《股權轉讓協議》作出有效認定的理由之一爲“股份轉讓的實質是股東資格或者是股東身份的轉讓。瑕疵出資或者抽逃出資的股東與足額出資的股東一樣,均享有相應的股東權利,瑕疵出資或者抽逃出資的股東仍然有權將其有瑕疵的股東資格或股東身份轉讓。”[11]

第二,符合我國《合同法》相關規定。瑕疵股權轉讓合同雙方當事人根據自己真實意思表示未違反法律法規的禁止性規定,依法訂立合同,雙方當事人法律地位平等,必須依照約定履行自身義務,沒有特殊約定則應受到合同的約束。瑕疵股權轉讓合同的有效性應當建立在這些原則基礎上,法院認爲出讓人轉讓的股權雖有瑕疵,但是股權瑕疵和股權轉讓合同是不同的法律關系,二者主體、權利義務、內容均有不同,故做出有效性認定。

除了法院認定瑕疵股權轉讓合同爲有效之外,部分法院認爲該類合同是無效的。如慶常與張福生出資轉讓糾紛再審案,河南省濮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爲:“該公司以虛假出資的方式騙取工商登記,且在成立後至2008年轉讓協議簽訂時該公司並未增資,亦未補交注冊資本金。王慶常以虛假的出資與張福生進行交易,且張福生亦爲支付對價,此交易行爲違反有關法律規定,故王慶常與張福生簽訂的《出資轉讓協定》屬無效合同。”[12]也有部分法院認爲該類合同是可撤銷的,如原告楊銘訴被告夏明股權轉讓糾紛一案,上海市奉賢區人民法院認爲:“原告行爲構成欺詐,違背了被告的真實意思,作爲受損害方的被告有權請求撤銷200936的《股權轉讓協議》”[13]法院將該案所涉的瑕疵股權轉讓協議認定爲可撤銷合同。我國《合同法》明確賦予合同受欺詐方有撤銷的權利,而法院認定瑕疵股權轉讓合同可撤銷,通常會結合具體情況和證據材料,判斷是否滿足欺詐的構成要件。

3.國內外相關立法及借鑒

由于我國《公司法》及相關司法解釋沒有明確瑕疵股權轉讓的效力,在司法實踐中此類糾紛無法有效解決與立法層面的缺失之間的矛盾日益顯露。各地法院出台了地方司法文件爲了指導該類案件的處理,但是各地的處理結論並不一致,如2003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公司糾紛案件若幹問題的規定(一)》(征求意見稿)第二十八條第三款的規定肯定了瑕疵股權轉讓合同的有效性;2006年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通過司法文件認定該類合同有效性,同時賦予受讓人受欺詐時有撤銷權;[14]2007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庭长宋晓明就新公司法适用中若干疑难问题答记者问》中以受让方的主观意思表示这一要件来判断瑕疵股权转让合同的效力,类似理论界可撤銷說;[15]2012年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發布的地方司法文件中也認爲該類合同是有效的。[16]這些文件,有的做法值得參照,有的卻有思考的空間,有的不同地區的處理互相矛盾,地方司法文件的不統一導致司法的權威性受到影響。2012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地方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不得制定司法解釋性文件的通知》明確否定了地方人民法院發布的司法文件效力,雖然維護了司法權威性但是問題終究還是沒有得到妥善解決。[17]

對于國外相關立法規定,在查閱文獻和查找資料後發現有些發達國家承認瑕疵股權轉讓合同的有效性,也有些國家承認瑕疵股權轉讓合同是可撤銷的,並均以此爲前提規定後續的責任承擔問題。如美國《統一有限責任公司法》規定“如果受讓人成爲公司新成員,即可在轉讓的範圍內全面地享受作爲成員的權利與權力,但同時也必須受經營協議和有限責任公司法的拘束並承擔成員的責任,還要承擔接受轉讓時知道的轉讓人應負的出資義務和退還非法分派的紅利的義務。”[18]可以看出,美國公司法承認瑕疵股權轉讓合同有效前提是受讓人在接受轉讓時知道出讓人應該要履行的出資義務。《日本商法典》規定“轉讓人因爲隱瞞瑕疵出資的行爲導致受讓人不知道也不應當知道其轉讓的股權系瑕疵出資股權,轉讓人便構成欺詐行爲,受讓人可基于此而主張撤銷合同。”[19]可見日本商法對瑕疵股權轉讓合同效力認定爲是可撤銷的;《意大利民法典》規定“如果轉讓人在與受讓人簽訂股權轉讓合同時,隱瞞了自己出資不足或者抽逃出資的事實,致使受讓人簽訂股權轉讓合同時不知道這一事實,並因此而受讓股份的,則受讓人有權以其被欺詐爲由請求撤銷或者變更股權轉讓合同;但是受讓人不能對抗不知情的公司債權人。”[20]可以看出,该条认定和我国理论界可撤銷說大致相同,不过该条但书部分对善意公司债权人的优先保护的规定更体现出商法维护交易安全和商法交易公平的基本原则。

從國外的立法來看,有一定的先進性以及可借鑒的地方。借鑒國外立法一直是我國法律進步完善的重要方法和經驗,商法作爲國際性很強的領域尤其重要。所以借鑒國外先進立法也有助于我國就該問題上的妥善解決。

四、有限責任公司瑕疵股權受讓人的撤銷權研究

(一)瑕疵股權受讓人行使撤銷權的原因分析

1.瑕疵股權轉讓合同撤銷原因認定

從我國《合同法》關于撤銷權的規定來看,第五十四條規定當事人有權請求撤銷的理由有因重大誤解訂立的;因顯失公平訂立的;一方以欺詐脅迫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對方在違背真實意思的情況下訂立的合同。在前文中,筆者分析了若出讓人明知轉讓的股權存在瑕疵,未告知受讓人並使受讓人陷入錯誤認識,則構成欺詐,受讓人可行使撤銷權;若出讓人未告知股權存在瑕疵,受讓人也沒有履行審查義務,則屬于“應知而過失導致未知”情形,要與出讓人共同對公司承擔連帶責任,合同有效且受讓人並沒有撤銷權;那麽如果出讓人即未告知股權存在瑕疵,受讓人也沒詢問具體情況,出讓人是否有義務告知自己的股權情況?這點在商事審判實踐中有所爭議,一種觀點認爲,股權存在瑕疵,出讓人有義務向受讓人說明,否則構成對重大事實的隱瞞,是欺詐行爲;另一種觀點認爲,出讓人對于公司的實際情況未隱瞞就不構成欺詐。[21]

從國外法律來看,德國法認爲“當事人對不利于自己談判地位的事實並沒有告知的義務,但是一方當事人沒有告知以誠實信用與一般交易慣例而要求告知的重要事實,那麽構成欺詐。”德國學者認爲“以隱瞞方式從事欺詐行爲的,僅限于存在說明義務的情況。”[22]台灣學者認爲“除了在法律上、契約上、交易慣例上就某事項負有告知義務外,消極隱藏事實,原則上不構成欺詐。”[23]日本學界認爲“單純的沈默一般不構成欺詐,但是對于法律上、契約上或交易慣例上要求告知義務而不告知的,構成欺詐。”